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定日县 >

追记西藏定日县岗嘎镇恩巴村村委会副主任阿旺次仁--新闻报道

归档日期:03-19       文本归类:定日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他,原本可以与自己的妻子孩子幸福相守,安顺平和地度过平凡的一生,在他热爱的“芝麻小官”的岗位上继续为乡亲们奉献心血和汗水……

  2012年12月1日,一个看似再普通不过的日子,却把他的人生定格了,成为定日县岗嘎镇恩巴村村民永生难忘的日子——恩巴村村委会副主任阿旺次仁,在帮助打捞日喀则地区司法处驻村工作队落水车辆的过程中,舍身忘我,主动涉水施救,不幸献出了年仅49岁的宝贵生命。

  自治区创先争优强基惠民活动开展一年多来,驻恩巴村工作队(日喀则地委党校派驻)为恩巴村群众办了很多实事、好事,受到群众一致称赞。对于工作队的工作,作为村委会副主任的阿旺次仁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并积极配合工作队开展工作,经常与工作队沟通自己的想法,为的是一个朴实的愿望——尽快让全村群众过上好日子。

  2012年12月1日中午,阿旺次仁正在村委会与工作队商量村里的工作时,得知地区司法处驻村工作队的车辆陷进了朋曲河中,情况十分危急。来不及跟家人和村里的其他干部打声招呼,阿旺次仁立即随同村委会主任索朗次仁和岗嘎镇人大主任尼玛扎西赶往出事地点。

  隆冬时节,瑟瑟寒风吹得人连站立都很困难。看到先前下水施救的拉巴、群培和洛嘎3人几经尝试也未能成功将牵引绳栓到失事车辆挂钩上时,阿旺次仁在岸上急得直跺脚。看得着急的他不顾周围同事的阻拦干脆从上游约100米处下水,慢慢游向落水车辆,与3人继续尝试将牵引绳栓在车上。此时,河面开始起风,水势渐大、浮冰增多,冰冷的河水刺骨难熬。几经努力,他们还是没能成功将牵引绳与车子连接在一起。

  在岸上指挥救援的人多次催促阿旺次仁他们撤回,重新等待时机。看情况切实无法再继续施救,大伙儿只得放弃救援原路撤回。撤回途中,在快接近一处河中沙滩处时,阿旺次仁不慎滑了一跤,跌入冰冷刺骨的河水中,河水很快将他淹没。同行的拉巴和洛嘎两人立即跳入河水中,奋力把阿旺次仁救到了沙滩上,此时的阿旺次仁已经没有了意识,全身冰冷。当人们拿着厚衣服和羊皮被子涉水赶到沙滩上时,发现阿旺次仁已经停止了呼吸。顿时,朋曲河上空的空气也随着一个49岁生命的离去凝固了。

  作为村委会副主任,阿旺次仁在工作中始终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积极配合村“两委”班子成员、尤其是村委会主任开展工作。

  一次,村里两名班子成员之间因为工作上的问题出现了一点小矛盾。阿旺次仁得知情况后,主动当起调解人,通过连续几天苦口婆心、耐心细致的劝解,两人终于冰释前嫌、达成一致意见。

  然而,阿旺次仁的这种“爱管闲事”的行为却得不到家人的理解,反而认为他是在瞎操心,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都不愿意管的事情,他却管得津津有味。而阿旺次仁却说,作为村干部中的一员,自己有责任、有义务维护好班子的团结。因为只有班子团结了、强大了,才能更好地带领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

  工作中,阿旺次仁还是一个敢说敢做敢担当的村干部。2006年是全区实施安居工程建设的第一年,每个村都有一定的安居工程建设名额。在恩巴村的名额分配上,村“两委”班子出现意见分歧,大部分人认为:完不成指标,上级肯定要追究责任,为了圆满完成安居工程建设指标,应将名额分配给家庭条件较好的富裕户。

  而阿旺次仁则坚持要求将名额分配给贫困户。他说:“上级要求非常明确,你们这么干肯定不行,这是和上级精神相违背的。如果你们怕完成不了任务担责任,这个责任由我个人来担好了。”

  在阿旺次仁的坚持下,当年,恩巴村的安居工程名额均分配给了贫困户。从那时起,为了保证工程建设的进度和质量,他每天都起早贪黑,忙碌在每一户安居工程建设工地上。谁家缺土砖、缺木材、缺人工,都是他最牵挂的事情,他也会千方百计地帮助解决现实困难。

  村里的贫困户卓玛,丈夫于几年前因车祸去世了,家中有一个正在上小学的孩子,还有年迈的老母亲,家境一贫如洗,根本无力承担安居工程建设中自己投入的部分。阿旺次仁于是发动全村党员,投工投劳,帮助卓玛家修建安居房。他自己还瞒着妻子,将家中仅有的1000元现金借给卓玛家购买建房材料。他原以为妻子知道后会很生气,但出乎他的意料,妻子知道情况后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不过我相信,你是对的,我支持你!”

  孩子不读书,就没有好的未来。阿旺次仁切身体会到没有知识的苦,所以,他特别关注孩子的教育问题。在他看来,不让孩子读书,就是毁了孩子的未来。

  2009年,村里一个名叫普琼的小男孩,小学没有毕业就辍学在家帮父母放羊。阿旺次仁得知情况后,跑到普琼家耐心地给他的父母做起了思想工作。

  阿旺次仁说,“我们当年是没有条件上学,所以吃了多少没有知识的苦,所以你看我们现在,一辈子只能窝在山沟沟里,想出去见见世面,还怕不认字走错路呢。现在,党和国家的政策好了,学生读书有“三包”,不用我们花一分钱就能让孩子读书,你们却不愿让孩子读书。”

  阿旺次仁还给他们举例说,“你看我们村的多杰,人家高中毕业后,现在在镇上的移动营业厅工作,一个月的工资有好几千呢,能抵我们辛辛苦苦干一年。孩子要是不读书,只能像我们这样一辈子跟土地打交道,即使外出打工,他会干什么?还不是干体力活,一天累死累活的也挣不到几个钱。你们这种做法是只顾眼前的利益,而毁了孩子的未来。”

  阿旺次仁去世的消息传来,闻讯赶来的村民聚集在他的家门口,久久不愿离去,都不相信这样一个好干部就这样离开了。

  为了安抚阿旺次仁的妻子和孩子们,当地党委政府和日喀则地区强基办都及时派人前去看望慰问,但他的妻子却总喜欢说一句话:“感谢大家对阿旺次仁和我们家的关爱,我们一定会挺过这道难关的。”

  隆冬远去,春天的脚步临近。朋曲河水还在静静地流淌着,而阿旺次仁也被深深地植入了人们的记忆中,不歇,不灭……(记者 林敏)

本文链接:http://myadsmedia.com/dingrixian/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