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江孜县 >

日喀则江孜县班觉伦布村:差巴后代建起小康新村

归档日期:03-15       文本归类:江孜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7月,班觉伦布村的阳光正好,送走了晚春的凉气,也未曾迎来盛夏的炙热,暖暖地洒在身上,轻轻柔柔。

  普布次仁正接待一群游客,“吱呀”一声推开帕拉庄园那扇古老的大门,落在四角天空的阳光总显清冷几分,沿着旧木扶手拾阶而上,低头过门,一脚踏进了旧西藏农奴主的奢靡和残酷里。

  总有那么几刻,普布次仁的心会被触碰,父母儿时进入这里是怀着怎样的卑微和恐慌?这里的墙缝石板又可曾镶嵌进父母被庄园主打骂时的叹息?

  普布次仁是帕拉庄园里一名农奴的后代,如今,他是一名导游。每带一次团,似乎就穿越回几十年前,原以为帕拉庄园里农奴和朗生的悲惨生活已被尘封在那高墙之内,却又那么真实地存在。

  有时,带团进帕拉庄园前,他会回头看看身后的班觉伦布村,围绕在帕拉庄园四周那一栋栋藏式民居,精美的雕刻、鲜亮的涂漆,整洁的水泥路,这里多美啊。

  40年前,班觉伦布村当地的文化人还很少,成绩优异的米玛平措被乡里选中当文书、会计。“自己心里是不愿意去的,想接着读书。”但是,经不住父母和村干部的游说,年仅15岁的米玛平措最终还是走出学堂,当起了乡里的文书兼会计。

  米玛平措能明白当了一辈子差巴的父母对他的期许。“当差巴,每年要给庄园主交税、交粮食,辛苦到头不过能留下一点点粮食糊口。”因此,当小小年纪的米玛平措能谋得一份有稳定收入的“公职”时,父母的欣喜远胜于他自己。

  江孜是农业大县,米玛平措最忙的工作就是下村调查农作物长势,了解农田灌溉、田间管理情况,把这些情况写成材料;到了年底,再把收成统计上报。“每年县里要考核,都是靠这些数据说线年撤区并乡,米玛平措想过放弃:初中还未毕业就工作,意味着他只能是一名初中文凭的聘用干部。但是,村民的信任和肯定让他欲罢不能:一到农忙季节,村民因灌溉农田争水、抢水,乡里的干部协调不成,只要米玛平措出马,保准顶用。

  于是,带着这样的信任,米玛平措把40年的光阴奉献在了这里,唯一让他心念的是何时能转个身份:从聘用干部转为正式基层公务员!

  同样是差巴的后代,同样是初中未毕业就被选为乡里会计的边巴罗杰却比米玛平措幸运,2013年他是江热乡第一批从聘用干部转公务员的干部之一,如今已是班觉伦布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

  2013年,边巴罗杰在村里建起了一个砖厂,把村里的低保户全部招进去打工。仅2014年上缴到村财政的收入就达9万余元。“转干后,我更要尽职尽责,从对村民的责任来讲,就是要增加大伙的收入。”边巴罗杰的想法很简单,却又是那么实在。

  1994年,帕拉庄园被列为全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被列为全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2013年又被列入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帕拉庄园对面是一栋具有藏式特色的漂亮房屋,集中体现了西藏人民的生活习俗,是一家别样的 “体验馆”。

  走进大门,穿过装有一排转经筒的走廊,来到院内。房主一家正忙着给游客讲解,游客则忙着与院子内具有藏民族特色的“桑果”和“塔木其”合影留念。“这里真好,太棒了!”来自哈尔滨的张女士,一边不停地按着相机快门一边说着。

  “藏式厨房可以让游客更加了解藏族人民的生活方式;水磨房,可以让游客自己体验制作糌粑的过程,品尝自己做的糌粑;桑果、塔木其、经堂等房间可以让游客感受藏族的习俗,体验藏族人民的生活。”房东尼玛顿珠介绍道。

  近年来,江热乡在延续传统“红色旅游”的思路上,把旅游资源向外延伸,着重打造“乡村民俗旅游”,形成了“红色+民俗”的旅游模式。

  “打造这样的新模式,首先是丰富红色旅游的内涵,比如县旅游局和文化局开始对帕拉庄园的后花园进行复原式开发,通过查找、考证大量史书和资料,按原样重建后花园,以此呈现更多的新旧西藏对比。其次,利用帕拉庄园的旅游人气,在当地搞乡村民俗旅游,展示传统的藏族农耕文化和生活习俗。”江孜县县长曲达有着这样的思路:当地村民利用自家的旧器械、物件先把体验馆做起来,县里、乡里再对有特色有名气的体验馆进行扶持,最终把乡村民俗旅游打造成江热乡的另一张旅游名片。

  生活在帕拉庄园四周的,都是当年庄园的家奴及其后代,这些历经苦难的人在旧西藏的难和新生活的美上最有发言权。但,即便他们不用言语去说,就这样惬意地活着,就是一种最有力的声音。

  几百平方米的安居新房、宽敞平整的水泥路面、一应俱全的健身场地……再回头看看帕拉庄园里那低矮、阴暗的朗生“房”(或者说“洞”更为贴切),班觉伦布村就是活着的“教科书”。

  73岁的丹增老人如今依然住在班觉伦布村,这里有他抹不去的记忆,更有他享不完的幸福。

  因为父母都是帕拉庄园的奴隶,丹增自然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生来就是奴隶。从他记事起,就和家人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家里兄弟9个人,奴隶主分给的糌粑根本不够吃,一家人经常饿着肚子干活。有时自己饿得受不了,常在路边抓一把杂草充饥……”苦难已过了半个多世纪,丹增老人依然记忆犹新。

  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废除了农奴制,丹增第一次走出了帕拉庄园,还分得了土地以及羊、牛、马等牲畜。

  1994年,村里每户都安装了自来水,当看着清水从水龙头里流淌出来,喝了几十年塘水的丹增心里乐开了花。2000年,丹增家购买了拖拉机、播种机、收割机等机械设备,与以前相比,生产效率大大提升。63岁那年,丹增加入了养老保险,现在每年可以领到1000多元。

  2010年,拉巴次仁建起了一套360平方米、一楼一底的安居房,一家人住在一起的拉巴次仁总感慨:现在这日子真的幸福了!

  图为采访组记者在江孜县江热乡班觉伦布村农家乐里购买特色产品。本报记者 王杰 摄

本文链接:http://myadsmedia.com/jiangzixian/635.html